创新繁荣终端产业发展

发稿时间: 2022-06-29 20:19 来源: 作者: 2022-06-29
分享X

当今世界已进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新发展阶段,数字经济成为推动社会经济发展、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力量。

终端产业融合运用了多种新型数字信息技术,对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终端是推动数字生产力的第一落点,构建更大范围的人机物连接,传递更多维度的数据信息,从而实现数字服务变革。终端是释放数字生产力价值的第一界面,融入千家万户、千行百业、千场万景,集中呈现人类社会生活的智慧变化。终端是引领数字生产方式变革的第一载体,最贴近用户、最靠近场景,具有快速变化的产业特点,可驱动产业创新、业态创新和模式创新。

奋进新征程,建功新时代,需要终端产业摸清现状、盘点问题、共谋发展,共同打好团体赛,以终端产业的创新发展助推我国数字经济做强做优做大。

一、终端产业发展现状及特征

一是手机出货量下滑明显,5G增长进入平台期。手机出货情况方面,2017年手机出货量首次出现下滑(跌破5亿),之后连续4年持续下跌,至2019年(全球5G陆续商用、新冠疫情爆发前一年)首度跌破4亿大关;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年总量骤降为3亿;2021年反弹至3.5亿(其中包含2020年疫情影响的补偿型购机需求);今年一季度,手机市场再度迎来出货量暴跌,总体出货量累计6934.6万部,同比下降29.2%。

11.jpg
图1   2016-2021年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原始数据:中国信通院)

5G手机出货情况方面,2019年至2021年底,5G手机出货量占比快速攀升,两年时间从18%增长至81%;但从今年开始,5G出货占比进入平台期,甚至在今年连续2个月出现了4G占比提升、5G占比微跌的态势。

22.jpg
图2  2019-2022年关键月度4G/5G手机出货占比(原始数据:中国信通院)

二是泛终端市场兴起,成为产业新增长点。随着我国5G商用进程加速前行,移动通信在垂直领域的应用场景全面渗透。相较于手机消费市场的颓势,以智慧城市、工业互联网、智能网联汽车等应用为代表的泛终端市场逐步崛起,如智能抄表终端、工业网关、前/后装车联网设备、个人可穿戴设备、健康监测终端、家庭安防设备等等,种类呈多样化特点。

33.jpg
图3  2021年四季度全球蜂窝物联网芯片出货的应用分布(原始数据:Counterpoint)

我国工信部数据显示,2021年3月-2022年3月,国内蜂窝物联网终端从11.9亿增长至15.2亿,环比增长27%,用户规模快速接近手机用户。泛终端面向更丰富的应用场景、更广阔的的市场空间,孕育着全新的产品生命和终端形态,整体发展呈现出种类繁多、规模巨大、数量井喷之势,为终端产业链带来新的增长点。

44.jpg
图4  2021年3月-2022年3月国内蜂窝物联网终端情况(来源:工信部)

三是跨界、融合、共生成为行业新特点。从通信产业链角度分析,随着5G+ABCDE等现代信息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端、网、边、业等数字经济核心生产要素,均以自身资源为中心,不断扩展和丰富服务内涵,面向用户统一交付。核心生产要素之间相互渗透、交叉融合,边界日趋模糊,跨界、融合、共生成为行业新常态。

二、引发终端产业瓶颈的三大问题

问题一:手机进入存量市场且用户换机周期拉长,导致产业发展受阻。

2021年我国移动电话普及率已达到116.3部/百人,近四年来增长缓慢甚至一度出现了负增长,人口红利消失,手机市场出货的主要影响因素由用户增量规模转向存量换机需求。然而,用户换机周期却持续增长,2015年换机周期为15个月,2018年增长至18个月,到2022年已达31-35个月,主要由供需两方面原因导致。

需求方面,一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增长速度从高速模式转向为中高速增长,经济增速下调,居民购买力增速放缓;二是手机配置过剩,5G手机创新不足,手机产品面临技术创新瓶颈,高速、大屏、多核、高清、长续航、存储等特征已成为标配,未展现出更强的吸引力,用户换机动力不足;三是5G应用缺少亮点,4G 已经让用户的信息体验达到一定高度,而5G尚无驱动性应用给消费者带来实质性改变,导致消费者换机欲望不高。

供给方面,一是5G手机价格下探不足,今年一季度的出货中,4G、5G手机的价格鲜明地以1500元为分界线,其中4G手机主力出货价位段集中在1500元以下,占全价位4G手机出货量的74%,5G手机主力出货价位段集中在1500元以上,占全价位5G手机出货的91%;二是运营商面向公众市场可投入资源不足,受国资新政限制,运营商无法像3G、4G时代以大量购机优惠作为营销手段,辅助手机市场引导消费者释放购机需求。

55.jpg

 

截至今年4月末,国内已建成160多万站5G基站,但由于多种因素导致的用户换机周期的拉长,将直接影响我国5G产业的成熟发展。首先,5G手机价格居高不下无法匹配乡镇、农村地区用户的购机需求,目前国内运营商主要使用5G低频网络重点解决乡镇、农村地区的5G打底覆盖,而这些区域用户的购机价格偏好集中在2000元以下,处于4G手机的主力出货区间,5G手机价格偏高将直接导致5G网络部署与用户购机需求的不匹配,造成5G网络投资浪费;其次,5G尚处于快速发展期,网络的新功能和新业务需要新终端配合方可落地应用,如VoNR、5G消息、5G低频段等均需要新终端的支持,但随着用户换机周期拉长,在网老旧机型无法快速更迭代谢,导致端网能力不匹配,用户无法享受到网络功能演进带来的新体验、新服务,也将无法激发5G创新业务的自由生长。

问题二:泛终端碎片化、成本高、融合创新不足。

泛终端增长迅速,但也暴露出三方面问题。一是碎片化严重。由于应用场景和需求的多样化,加之各厂家均在打造“设备+服务”的增值盈利模式,直接导致了技术的碎片化。头部厂家各自研发自有通信协议、搭建自有服务平台,中小厂家纷纷接入头部厂家的生态圈,最终表现为终端技术框架异构、接入方式多样、平台林立,不同厂家设备产品之间互联互通和互操作性差等问题日益突出。二是成本居高不下。通常终端的成本与出货规模呈反比关系,然而泛终端多样化的业务需求,致使细分市场难以企及类似手机产品高度统一化用户需求的超大规模市场空间,进而导致价格居高不下。同时,受半导体产业供应链紧张影响,从元器件、一级零部件、芯片、模组到终端设备层层传导,供给侧的短缺也导致泛终端产品价格居高。三是融合创新不足。5G规模商用,终端侧的创新发展成为关键,泛终端已经成为产业数字化、智能化发展的必要基础。尤其泛终端主要面向的创新应用类产品,通常具有协同多学科、跨越多场景的特征,不断产生新的融合,扩大泛终端的外延,形成全新的生态圈。然而,泛终端领域在细分领域产业链中的参与深度、创新链中重点环节的覆盖广度均存在不足,缺乏发掘端网业芯高效协同型融合创新,终端创新业务载体的作用尚未充分发挥。

问题三:尚未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共生”。

虽然端、网、边、业的跨界、融合、共生成为了行业新常态,创造了新发展空间,但现在行业普遍以“我”为中心扩张,每方均想在各方面都涉猎、都占据主导地位,切下“最大的蛋糕”,然而面对各行各业特有的技术、知识、经验等行业壁垒,“杂而不精”却会导致很难真正进入到核心生产经营环节,距离真正实现“共生”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三、创新繁荣终端产业变革

一是推动手机价格合理分布及应用创新,焕发用户换机热情。

多措并举,持续推动手机价格下探。一方面从国家层面释放政策利好牵引手机市场高、中、低价位段出货分布均衡化;另一方面国内运营商可通过金融分期、套餐优惠、以旧换新等金融方式降低用户购机成本,同时通过补贴国产千元以下5G芯片市场、联合TOP5手机厂家推出千元以下5G手机等方式打造5G千元机,在保证通信芯片全频全网通产业形态的同时, 通过金融方式+5G千元机,实现“5G手机自由”,有效缩短低端手机用户的换机周期。

创新破局,加速打造面向公众的产品和业务。应对5G在公众市场创新应用不足导致手机销量释放消极讯号的局面,产业链应加速对公众市场新产业、新业务的探索和突破,立足网络新功能、新特性,充分拓展业务应用边界,挖掘更丰富的商业内容、形式,打造公众市场新消费期待点。如近期国内运营商推出的以网络演进的5G VoNR通话业务为基础,结合AI、XR等技术,主打高清视频会议、5G视频客服、远程协作、屏幕共享等应用的5G新产品。

二是优化泛终端软硬件供应链,降低成本、繁荣创新业务。

坚持通用能力最大化,进一步融通和标准化泛终端硬件供应链。产业链携手推动连接协议的标准化和产业成本的共识达成,连接协议网络侧收敛为以3GPP系列为主、用户侧收敛为以WiFi为主,将通信芯片、模组等功能的产业要素进一步向内聚合;同时不断丰富终端的上层功能,将可触达用户的交互感知类产业要素进一步向外扩张,不断增强叠加在泛终端上的视频、语音以及智能化的交互感知功能,以“百花齐放”的终端功能,不断提升用户体验。

技术与市场双轮驱动,进一步降低泛终端成本。技术层面,一方面将网络能力终端化,可以将通信相关的能力收敛于模组,在其上打造标准化接口,向内集成芯片,向外被终端集成。形成芯片聚焦于通信核心处理,模组聚焦于近网通信能力各类(音、视、图等)功能接口,终端聚焦于面向用户场景的各种功能集成的新型产业格局;另一方面将计算/控制能力网络边缘化,随着双千兆网络的不断普及,可将用户侧的计算、图像处理、智能语音等终端能力上移至边缘侧,以轻资产方式快速繁荣用户侧的泛终端场景。市场层面,发挥运营商体量大、对需求的聚合力强的特点,将泛终端场景化、碎片化的需求聚合,以规模化降低泛终端成本。

以“积木式”组件池和“整车式”输出结合,进一步推动融合创新。不断优化泛终端产业操作系统、中间件以及应用等的软件供应链格局,以适应创新业务的软件化快速迭代,并为内生的创新业务,如5G消息、5G新通信等奠定坚实的产业基础和协同的产业分工。一方面,抽象原子性、通用性能力打造“积木式”组件,包括端网、端边、端业三个方面,如让连接能力更优的连接组件、让平台互动更好的管理组件、让应用开发更快的SDK等,灵活多变、按需组合;另一方面,面向数字经济主战场,坚持场景化价值创造,围绕2C数字新生活、2B产业新升级、2G治理新跃升,以“整车式”输出快速提升产品供给能力。

三是达成“各司其职”的行业共识。

改变当前的“主导思维”,从“全都要做”转变为“做强竞争优势的项目”,终端厂商收敛于终端本身,运营商聚焦于端网、端边协同,应用厂商主打场景化应用,共同打好“团体赛”,以创造新价值为目标通力合作,集众智、汇众力,共同把“蛋糕”做大,在实现价值倍增的基础上,各自获得价值回报,真正实现行业新常态下的共生。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要终端产业链戮力同心,以发展的眼光和战略定力破局新生,打造“市场与技术”双轮驱动的产业生态,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趁势而起,繁荣数字经济。

(中国联通研究院 副院长 魏进武,中国联通研究院 泛终端研究中心 周晶)

编辑:李跇

新闻附件:

尼龙产业的“卡脖子”难题被攻克!

特别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