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廷杰:eSIM将为通信行业带来巨大的增量市场

发稿时间: 2022-11-10 09:44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 2022-11-10
分享X

近日,《人民邮电》报采访了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以下是部分采访实录。

《人民邮电》报:eSIM推行的背景是什么?

吕廷杰:eSIM就是嵌入式SIM卡,只不过由现在的插卡式变成了不可更换且可读可写的内置芯片。

eSIM出台的背景,是现在更多的可穿戴设备以及便携设备需要联网。我们逐步进入万物互联的时代,但是在一些可穿戴设备上,比如腕表、耳机等体积很小的设备上安装卡槽很不方便,会占用很大的空间。我觉得运营商不是没有积极应对,主要是外界把目标都放在了eSIM要替代运营商的手机业务上,这是一个误导。

《人民邮电》报:eSIM在全球推行几年来,反响如何?

吕廷杰:目前手机市场反应比较平淡,没有受到极大欢迎。

eSIM 最大的方便体现在携号转网上。但是国内市场已经充分竞争了,携号转网推行两年多来,市场反应并没有过度,各家运营商在价格上几乎已经没有让步的空间,对于用户来说,频繁转网也没有必要。

《人民邮电》报:目前国内eSIM的发展情况如何?

吕廷杰:我国从2018年开始,由中国联通最先推行eSIM,目前,各运营商都已推出了一号双(多)终端业务。应该说这项业务发展得很好,对于运营商来说,在保持存量市场不变的前提下,大量终端增加,导致网络通信的增量市场还在大规模增长。

技术的进步是无法阻挡的。目前国内的eSIM应用场景主要在可穿戴设备领域,未来这种物联网设备会越来越多,我觉得运营商应该基于eSIM出现以后的市场环境,拉动流量消费,在服务用户方面调整经营策略,这样有可能变挑战为机遇,成为通信行业下一个增长点。

《人民邮电》报:有说法认为如果现在换成eSIM之后,运营商之间就没有差异了,或者说可能会变成一个提供基础网络服务的二级供应商,您赞同这种观点吗?

吕廷杰:如果有这个趋势,eSIM理论上可以写任何一家运营商的数据,这样的话有利于携号转网。

但现在的问题是,携号转网已经推行了很久,对于用户来讲,携号转网的意愿并不高。这与各个运营商自身的努力分不开,不论是资费还是服务,已经是充分的市场化竞争了。原来认为用户转网的阻碍可能是不愿放弃号码,现在都携号了,但用户转网的需求并不大。

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在于对运营商之间的影响,因为用户可以随便选择运营商。而是厂商和运营商之间的关系,比如手机、智能手表等终端硬件制造商,可能以后还包括更多

智能可穿戴设备。

《人民邮电》报:假如全面推行eSIM,运营商是否有可能会变成一个“流量通道”,彻底失去市场?

吕廷杰:我觉得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这个有点像当年的用户驻地网,曾经给行业带来非常大的乱子。一开始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好的改革,开发商承建楼宇的内部网络,然后再让运营商来竞争。开发商再以十分低廉的价格与运营商的网络接通,坐地起价,用户不仅没有选择权,网络体验还非常差。

价格战在短期内可能对用户有利,但是长远来看,不论是对行业还是客户,都会产生巨大的伤害。因为通信网络是高投入,通信网的每一次升级都需要巨大的费用来搞建设。这在经济学里叫长期增量成本模型,不能用一个短期的行为来衡量它的成本收益。

《人民邮电》报:从用户角度来说,推行eSIM有哪些利弊?

吕廷杰:最大的弊端是换手机变得很麻烦。换手机意味着从前捆绑的号都废掉了,需要用户重新去注册。以前我们拿SIM卡可以插到任何手机上,现在是这个手机可以换成任何运营商的网使用,但是更换手机,以前的东西可能就没了。

现在手机功能太多,换一次手机不仅要迁移相册、软件等,如果再加上一系列的网络设置,对用户不一定是友好的。我认为eSIM未来的市场是物联网设备,是通信网络的增量市场。

另外,对于用户来说,如果终端厂商的服务或者运营商没有大幅改进的话,其实换或不换eSIM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对于绝大多数普通用户来讲,大家没有今天换成移动网、明天换成联通网这样的场景需求。对于少部分经常出差的人来说,现在也有双卡双待的业务来满足这部分需求。

《人民邮电》报:您之前曾讲过未来手机可能会消亡,为什么会有这种判断?

吕廷杰:我说的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情况。现在的手机功能太集中,这会带来手机价格的上升,因为它功能过于强大,一旦丢失,会对我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影响,可能出门扫个码都不行。

同时,物联网时代正在加速到来。各种各样的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等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如果我们能把这些功能分散到各种设备,比如手环、眼镜、戒指甚至腰带等物品,它能采集你的健康信息,他们就能把这些功能分散。

未来终端的发展方向一定是会变“瘦”的。手机作为人和网络的“接口”,现在这个接口的功能正在走向分散化。不能做什么事情都只通过这一个接口,当我们的接口变得越来越多,手机的功能被大面积分散后,我认为就是手机消亡的时候了。

新闻附件:

“中国制造”出征卡塔尔世界杯

特别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