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进行时| 庆祝建党100周年| 党史学习教育| 人民邮电报| 未来派FUTURIST|

两会观察丨新兴领域成为人大立法“重头戏”

发稿时间: 2021-03-10 15:46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韩永军 2021-03-10

3月8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托,栗战书委员长向大会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对今后一年的主要任务进行部署,强调切实加强重点领域、新兴领域、涉外领域立法,不断提高立法质量和效率。报告提出“制定数据安全法”“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及时跟进研究数字经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新应用领域的相关法律制度”。

浙江大学、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春晖在接受《人民邮电》报专访时指出,2021年1月,中共中央印发的《法治中国建设规划(2020-2025年)》明确提出:“加强重点领域、新兴领域、涉外领域立法。” 当前,以互联网和数字经济为代表的领域已经成为我国发展最快、创新最活跃、辐射最广的新兴领域,并随着技术的日新月异而不断发展变化,传统的法律难以适应快速发展的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的新兴领域,亟需法律明确规范。新兴领域已经成为人大立法的“重头戏”。

我国新兴领域的基础性立法进入快车道

我国新兴领域立法过程如何?王春晖教授告诉记者,从2000年至党的十八大前,我国新兴领域立法初步构建了覆盖信息网络建设、信息应用管理、信息安全保障和信息权利保护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法律体系,如《电子签名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等。十八大以来,我国新兴领域的基础性立法进入了快车道,2015年7月,《国家安全法》正式颁布,该法第一次明确了“网络空间主权”这一概念。2016年11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了《网络安全法》,这是我国网络安全领域的首部基础性法律,自《网络安全法》实施以来,围绕网络安全法的配套规定逐步完善,诸如《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国家网络安全事件应急预案》、《公共互联网网络安全突发事件应急预案》、《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出境安全评估办法》、《网络产品和服务安全审查办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技术规范》、《金融数据安全数据安全分级指南》等。

2017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是“两高”首次就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联合出台的司法解释;2017年10月,《民法总则》实施,首次从民事基本法层面明确了个人信息保护的基本行为规范;2018年8月,备受瞩目的《电子商务法》出台,这是我国首部关系到近6亿网购用户的综合性电商法律;2019年10月,我国首部《密码法》颁布,这是一部我国重要的综合性和基础性密码立法;201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制定的《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黑恶势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正式施行;2019年4月,国务院公布《国务院关于在线政务服务的若干规定》;2020年5月,我国首部《民法典》正式颁布,《民法典》加大了对公民隐私权和个人信息的保护,规定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以及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法律责任等。

2018年,《个人信息保护法》和《数据安全法》被列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2020年,我国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式进入立法程序,《数据安全法(草案)》和《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前者重点突出了“数据安全与发展”并重的数据法治原则;后者坚持问题导向和立法前瞻性相结合,尤其是聚焦了广大人民群众对个人信息保护领域突出问题的重大关切,但是这两部《草案》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数字经济等新兴领域的立法正处在“导入期”

那么,数字经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新应用领域立法研究最新进展情况是什么?

2021年第5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有力法治保障》。文章强调,数字经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新应用快速发展,催生一系列新业态新模式,但相关法律制度还存在时间差、空白区。

王春晖教授指出,目前,我国数字经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新应用飞速发展,这些新兴领域的立法正处在“导入期”。2021年,中共中央发布的《法治中国建设规划(2020-2025年)》明确提出,要加强信息技术领域立法,及时跟进研究数字经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相关法律制度,抓紧补齐短板。

目前,国家层面相继提出了对数字经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领域的立法计划,如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指出,制定完善互联网信息保存相关法律法规,构建互联网信息保存和信息服务体系;2017年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要求,推动人工智能相关法律法规建设,并提出到2025年,初步建立人工智能法律法规、伦理规范和政策体等,但上述新兴领域的基础性立法相对滞后。我注意到,一些地方的新兴领域立法比较活跃,如贵州出台《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天津出台《天津市促进大数据发展应用条例》,上海出台上海公共数据和一网通办管理办法》,广东公布《广东省数字经济促进条例(送审稿)》,深圳发布《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征求意见稿)》,江苏公布《公共数据管理办法》立法计划,浙江出台《浙江省公共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办法》,特别是浙江2021年3月实施的《浙江省数字经济促进条例》是我国首部以促进数字经济发展为主题的地方性法规。

新兴领域立法宜安全与发展并重、促进与规范并举

下一步如何加强新兴领域立法?

王春晖教授建议,推进我国的新兴领域的立法,应该坚持安全与发展并重、促进与规范并举的原则,重点促进网络基础设施的发展;加强网络安全与隐私保护;开放数据资源,加强政府和公共部门的数据开放;针对数据的收集、存储和使用等全环节建立数据安全与保护的规则;确认数据的权属和交易规则;明确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中各类不同主体的权利与义务。

王春晖教授着重指出,国家在大力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同时,必须高度重视人工智能的伦理和法律问题所带来的安全风险和挑战,要加强对人工智能伦理和法律的前瞻预防与约束引导。国家有关部门或行业组织应当制定人工智能产品研发设计人员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守则,加强对人工智能潜在危害与收益的评估,构建人工智能复杂场景下突发事件的解决方案,特别应当从伦理和法律融合的角度审视和评价人工智能的算法和“人脸识别“的滥用,对违背道德、伦理和法律的算法和“人脸识别”要采取“零容忍”态度。

新闻附件:

1500元的realme Q2 Pro,真香吗?

相关新闻